无中生yooo

【瓶邪 哨向】349号据点-03

第三章:张

他们转天上午就抵达达孜。达孜县被分成六个区,虽然规模并不大,但也许是因为距离拉萨较近,各方面设施都很齐全。

胖子和潘子给车加了油,又添置了点口粮,准备继续赶路。吴邪虽然之前对他们俩没什么记忆,但认识以后印象却很好,这两个都不是什么拐弯抹角的人,而经历过之前那些事,他觉得这类人更可靠。

“小哥你可把咱小吴看好了,他这命太轻,人又老实,老招惹那有的没的。”胖子拍了一下吴邪,跟旁边的张起灵说,搞得吴邪有点哭笑不得。
“你这死胖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就是,你怎么跟个老妈子托孤似的,婆婆妈妈。”潘子白了他一眼,“小三爷,这回时间紧,好多事儿都没空跟你交代。你跟着那小哥机灵一点,潘子我就在杭州等你回来。”
“听听听听,还说我像老妈子呢,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胖子大手一挥,学着武侠片里的架势抱拳一拜,“咱就别整那没用的了。有缘千里来相会,等这事儿全结了哥儿几个找地儿好好喝几杯。走了!”

吴邪看着他俩上车,一路绝尘而去,忽然就有点寂寞。这一路上都是胖子和潘子跟他插科打诨的,现在就剩他跟这闷油瓶子,气氛有点太尴尬。
张起灵倒是不在乎,扭头便走。
“小哥……咱们上哪儿去?”吴邪赶紧小跑两步追上他。
那闷油瓶压根没理他,吴邪跟着他一路小跑,走街串巷。从大路拐进处幽闭的小道,就见道路尽头停着一辆旧货车,整个车头都罩在灰土里,快散架了。吴邪气喘吁吁,心说不是要开这玩意儿吧,那还不如租个骡车,骡子还能驮着他俩走段路,开这车出了县城就指不定谁驮谁了。
正想着,就见车顶上懒洋洋地站起一只动物。那动物体型不算大,脸上的花纹如同一张京剧脸谱,耳尖上各生着一缕丛毛,看着是只大猞猁。
“带路。”张起灵说。
猞猁耳朵动了一下,立刻蹦下来,顺着另一条小路跑起来。吴邪跟在张起灵后面,勉强能追上这一人一猫,也不知跑过多少个交叉路口,在他彻底迷路之前他们最终在一个杂货铺子门口停下来,那猞猁一转眼就不知跑哪儿去了。
杂货铺门口只坐着个老头,面色被藏区的日光晒的黑里透红,嘴里叼着个烟袋,见他们两个吧唧了一下嘴巴。

“小张。”张起灵说道。
吴邪瞟了他一眼,干嘛管人老大爷叫小张,您老贵庚啊。可那老头身形一晃,竟变成了个戴眼镜的年轻人。
“动作还真快,”那年轻人看了看张起灵又看看吴邪,“这位就是?”
“吴邪。”张起灵略一点头。
“原来是吴向导,”眼镜儿笑道,吴邪却浑身别扭,这人笑得灿烂,眼神里却有股子居高临下的味道,“欢迎莅临指导,我是小张,之前就老听说您……”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
“……咳,那什么……装备已经备好了,随时都能启程。”
“收拾一下,马上走。”张起灵说。吴邪忍不住看他,这家伙什么来历,这眼镜儿也姓张,这两人是一家人?兄弟?不对,长得也不像啊。而且看这两人对话的状态,倒像是上级和下属。
小张带着他们到杂货铺的后院,院子里停着一辆吉普。张起灵径直走进别的屋子,吴邪看小张把行李扔上后座,也过去帮忙。
“你是张……小哥什么人?”

“他算是我老大,直属领导。”小张哥笑着说道,“按照计划,后面的行程都是我们张家来安排,上面之前捎信给我要我在这接应你们。”
“张家?”
“对,吴向导就把心放肚子里,肯定不能让你出事。”
吴邪看了看周围:“我不是看不起你,但是咱们三个人里就一个哨兵,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追我们那群人都跟疯子一样。”
小张哥就笑:“听着都是经验之谈啊,没事,别看我是个向导但还是有点战斗能力的。不过话说回来,吴向导怎么知道我是向导的?”
“你刚刚变成老头的把戏是暗示,另外我能感觉到你和我差不多。”吴邪说,他现在仍然没法定义这种【感觉】算什么,第六感?他知道的理论知识太少。也许从前有记忆的那个他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现在肯定没什么指望。
“你感觉还算挺敏锐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咱们俩确实有点像,”小张哥说道,放好最后一件东西关上车门,这人看上去身材纤瘦却意外地挺有力气,“不过不是因为咱们两个都是向导,而是咱们两个的能力刚好差不多。”

吴邪心头一亮,他之前自己补的那点理论知识包含的信息量很有限,根本不能用作实战。他们目前正在逃命,自己不想当个拖油瓶。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有经验的现成向导,似乎还对他的能力有些了解,得赶紧抓住多问两句。扭头见张起灵从屋里走出来,手里多了个背包,侧边别着一个黑布包着的长条状的东西。
小张哥见他领导出来,赶紧溜到驾驶位那边,没想到张起灵却走过来:“我来开车,你给他补点东西。”

吴邪挑眉。这闷油瓶子虽然不爱说话,倒是真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开口就能正中要害。
小张哥大约是没料到自家领导会下这么个命令,一边嘟囔着“太阳真打西边出来了”一边面色特别复杂地看了一眼吴邪,打开后门坐到他身边。

吉普一路开出县城又进入了无人的高原荒地。

“你的事儿我也只知道一部分,既然忘得差不多了,我就从头给你讲。”小张哥倒是服从命令,真给吴邪当起老师来,不过吴邪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给自己这么讲。
“有些事情我自己调查过,”他说,“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我就行。”
小张哥挑了下嘴角,一点头:“也行。”
“你刚才跟我说,我和你能力差不多,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小张哥说道,“你应该知道【暗示】是怎么回事。【暗示】是向导的必修课,几乎人人都会,而且如果你级别够高,能力够强,完全可以让你的哨兵和你免受比你级别低的向导的影响。不过暗示是短时间的干预,有一些向导能够在暗示的基础上进行【误导】,这就需要高强度的精神韧性和力量持久性。比如当潜伏任务需要长时间伪装,向导需要连续几个小时持续误导敌人。如果能力不够的话,长时间的误导很有可能会让向导陷入精神图景里出不来。”
吴邪消化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我和你都有这种能力?”
“我确实有,至于你嘛,就不好说了。”小张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奇怪?我抽调你的资料时注意到,你的执照上写的评估等级是B级,也就是说你最高只能强行暗示B级哨兵,但根据我们老大的情报,你的暗示有时会影响到A级哨兵。”
“……你是说我很有可能一直把自己伪装成B级向导?”吴邪咧嘴,“为什么?B级向导能享受特殊津贴吗?”
小张哥像看一个二货一样,用种特别同情目光看了看他:“这就得问你自己了啊。也许你本人特别没安全感?也许你有服从癖倾向?”
吴邪赶紧止住他话头:“打住打住,说得我跟个神经病似的。换个问题……你能感觉到我的精神图景修复得怎么样了么?”
小张哥又露出刚才那种表情,沉默了一会儿:“你这些问题还挺难搞的。理论来讲我没把握能摸到你的精神图景里去,因为你精神向导不在身边,说明它还守卫着精神图景,我硬闯有点危险。那里很有可能还在修复,或者已经成为了禁区。贸然探索对咱们两个可没好处。不过你干嘛这么关心自己的精神图景,虽然它是挺重要的,但现在也不影响你行动。”
“我觉得在精神图景里有恢复记忆的突破口,”吴邪嘟囔着,“虽然我不确定,我被关在大院里的时候,有人在进入我的精神图景里时说了一句话。”
小张哥挑眉,看了一眼张起灵,又看向吴邪:“说什么了?”
“他说我现在的精神图景和当初被他们抓住时的精神图景不同。”吴邪说,回忆了一下那白脸的话,“好像呈现的不是一个地方。一个人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精神图景吗?”

“精神图景是哨兵和向导的最后防线,一般都会选择自己最熟悉的场所作为精神图景的模型来建造。如果那里被破坏,这个哨兵或者向导基本就完了,会引起死亡,就算不死,也会因为神游陷入脑死亡状态。”小张哥说,“严格来说,每个人的精神图景都是唯一的。所以有不少情报机构抓到间谍哨兵,会以破坏精神图景为要挟,逼他们交出情报。”

吴邪想起那白脸从袖子里拉出的一条铁丝,捏了一下眉心。小张哥还沉浸在思考中,片刻后他抬起头,有点不可思议:“你是说,他们认为你有两个不同的精神图景?也就是,复合精神图景?”
吴邪从没听过这词,只含糊地点了点头。
“有可能。”始终没说话的张起灵突然开口。
小张哥扭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吴邪,摸着鼻子低声念叨:“也是,如果你之前一直用能力把自己伪装成B级向导,那关于你的一切数值都得重新评估。不过,复合精神图景目前还只停留在理论阶段啊……怪不得那群人对你有兴趣。”
“那群人是谁?”吴邪问道。
“哦,就是抓你的那群人。是群恐怖分子,喜欢抓人做人体试验什么的。”小张哥随便敷衍了两句。
“那……那他们为什么要通过我找小哥?”
“啊?呃……我们领导也是很厉害的。”小张哥目光闪了闪,说道,“别看他口头表达能力不太好。”

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吴邪心里有底,但这小张顾左右而言他,显然不打算把实话告诉他,他也犯不着自讨没趣。不是都说,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他现在怎么问估计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他们的车一路朝东边飞驰,最终赶在黄昏前进入了墨脱。夕阳的橘光投射在远处连绵的雪山上,分割出一片艳丽的橘红色,特别好看。看惯了那死气沉沉的大院子,墨脱的景色让吴邪有片刻的恍惚。他对这里有种无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就像他对胖子潘子,甚至那闷油瓶的感觉一样,明明没有印象,却让他感到非常熟悉。

他们在墨脱找了一家旅店入住。三个人颠簸了一天都有点疲倦,保持着沉默吃完饭,小张哥离开去发电报,又留下吴邪和张起灵大眼瞪小眼。吴邪觉得自己单独跟张起灵呆在一块的时候,虽然特别有安全感,但还是浑身发毛,尴尬得要命。
那闷油瓶子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打吃完饭就一直盯着他看,一开始吴邪以为他是透过自己的脑袋在看别的地方,可稍微动了动就发现他还真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小哥,怎么了?不会是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人吧?”斟酌了半天,吴邪终于忍不住低声说。心说你就算盯着我,我也开不出个花来!
没想到张起灵从容地站起来,从他身边走过:“跟我来。”
吴邪心里非常郁闷。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个季节有不少队伍进藏,有的是普通驴友,也有的是运货的脚夫。走廊里有几个站在门口商量着行程的人。他跟着张起灵在简陋的小旅馆里七拐八拐,终于回到了三个人的卧室,张起灵把自己床上的包放在墙角,抬手示意他坐下,他自己则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天色渐暗,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深蓝色之中。吴邪有点无语,心说你是怕咱们俩在餐厅里对视引来围观,特意回屋里来继续吗?
“小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他还真怕这闷油瓶打算跟他对视一晚上,干脆主动开口。
张起灵沉默了片刻:“我想和你谈谈。”
“我其实也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你想谈什么?”吴邪挠了挠头。
“抓你的人不是恐怖分子,是个姓汪的家族。”

他这一句话就唤起了吴邪的记忆。之前在大院里提审他的那个年轻人似乎就叫汪灿,至少那白大褂是那么称呼他的,现在想来应该是那人的族名。他还记得那个叫汪灿给自己看张起灵的档案,想从他嘴里套出张起灵的情报。问题就在这。
“小哥,问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咱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吴邪说道,“跟我接触过的人,都说咱们两个只不过是队友,但这就说不通为什么那群人——姓汪的那群人——非要抓我走套你的信息。”
如果他们俩不过是点头之交,这么兴师动众地找他完全不划算,除非人家只是觉得他太弱鸡,容易搞定。

张起灵看了他很久,目光移向窗外似乎在想怎么解答这个问题,一会儿又看向他:“我和你进行了浅层精神结合。”
“……你是说……”吴邪愣住,下一秒就觉得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这也太扯淡了!

一个星期前他还像个山顶洞人一样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要干嘛去,接着有人从天而降告诉他他的大脑能像无线电一样发射信号,还有一个疯狗住在他脑子里,接着又被他所谓三叔的下属们从魔窟救出来塞进辆进藏的车里,而现在救他的人就跟他说咱们两个曾经是一对?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是弯的?!
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肯定有什么东西漏掉了。

“只是精神结合。”张起灵显然知道他又胡思乱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加了一句。
吴邪抹了把脸,心里骂了一万遍自己的脑洞。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失忆前的事情,也许能解答你的部分疑问。”

张起灵给他讲了一个故事,这人显然不是个讲故事的材料,直接略掉了好多细节。好在吴邪有想象的天赋,这故事倒被他完整地脑补了出来。

张起灵来自一个东北大家族。这个家族中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能力都很强而且长寿,解放后国内建立了塔制度,对哨兵和向导进行登记注册,开始系统地管理并加以培训。东北张家这支权威的家族队伍便成为了东北军区吉林分塔的负责人。而张起灵作为他这一代哨兵中能力最强的,理所应当地被推选为吉林分塔的首席哨兵。

不同于其他塔的调任制度,吉林分塔完完全全是由张家人控制的,而这种地区集权的倾向引起了高层一些人的注意和警惕。用这闷油瓶的说法,就是上层在很多细小的问题上都限制着吉林分塔。这种限制在两年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引起了一些张家族人的不满。张起灵身为新任首席,明白张家要保住在吉林分塔的地位需要做出改变。因此他同意了上级指派的“交换计划”,接收部分其他塔分配过来的交换人员,同时外派部分张家人出去。因为派出去的都是张家外族人,接收的交换人员也只安排了些无关紧要的位置,对张家来说没什么损失,但这个让步的态度对上头却很重要。

然而令张家没想到的是,这次调动让他们发现了一直以来家族内潜藏着的敌人。“交换计划”开始不久后,有张家外派人员从银川分塔发来紧急密报,上报一个族人在任务中意外死亡。哨兵经常执行危险任务,发生死亡并不奇怪,但问题在于,他们发现死亡的那个张家人是个冒牌货。家族标志性的双指有接骨手术的痕迹。张家本家强大了这么久,才刚意识到另一个家族正如寄生虫一样渗透在家族之中。

“那个家族就是汪家?”吴邪问。
张起灵一点头:“这次渗透,对一个封闭了很久的家族来说是致命的。”

消息在本家族内传开后,一时人人自危,内族与外族间相见都不由得多看两眼对方,气氛很紧张。

他和吴邪、胖子、潘子就是在这个契机下认识的。

tbc...

给小张哥挑猞猁作为精神向导,一因为猞猁是猫科,我私设张家外家人的精神向导都是猫科动物;二是因为猞猁是游泳高手,小张哥在《幻境》里水性也很不错;三是因为有志怪小说传说猞猁会叼人回巢交尾,倒是和小张哥身上的纹身穷奇性淫属性很贴合【x

评论(9)
热度(296)
© 无中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