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yooo

【瓶邪 哨向】349号据点-21

第二十一章:吴邪与小满哥

其实吴邪在吉林塔是有向导专用的宿舍,不过当初上面的调令一打下来,他名字在吉林塔就被注销了,宿舍自然也被收走分给别人了。所以这次回来,干脆直接住进了张起灵的宿舍里。用小张哥的话来说就是:反正早晚还是要住进来的,先熟悉一下环境呗。

吴邪以前是来过张大上校的宿舍的,主要是因为好奇心作祟,加上小张哥撒手不管的那些文案工作又提供了不少职务之便。他借着签字的机会来了一次,就这么一次他就不好奇了。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张起灵这屋里真没什么好看的。

虽说能自己单独住在一个院里,但哨兵平时也只在主屋活动而已,侧面两个厢房一点儿人气都没有,加上没有取暖设备,冷得像冰窖一样。主屋朝阳,按东北当地的建筑习惯来讲方位极好,建筑用料讲究,修饰得也大气,但就是陈设上毫无个人特点。

其实这对普通人来讲是挺奇怪的一件事。人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舒适感和归属感,放松身心,多少会摆放一些自己的东西。张起灵似乎就完全没这习惯,吴邪觉得这宿舍八成分下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张大首席就一直保持什么样……直到现在,完全就是拿自己的宿舍当旅馆住。

之前吴邪还觉得他这样挺无趣的,结合之后多少能理解了。

心里揣着太多事情的人,会慢慢丧失自我。而且对他的哨兵来说,也许归属感并不能通过摆点自己的东西就可以获得。

吴邪现在还没有做好去见吉林塔高层,把自己和张起灵已经结合的事情告诉他们的准备。

对此张起灵和他看法一致,吉林塔内还有数量不明的内鬼。谨慎起见,吴邪这回回吉林塔没有正式向上面报备,换句话来讲,他在总军区那边还是失踪状态。这个状态最好一直维持到他们解决了内鬼问题之后,不管总军区对汪家的态度是怎样的,这场战斗都应该被限制在汪家与张家两个家族之内,若想以绝后患,就绝不能让上面再插一脚。

这个思路一经确定,胖子和潘子就不能继续再停留在吉林塔了,直接就得回杭州去。

潘子好办,吴三省的命令他不得不听。胖子一直想留下,被吴邪劝住了。吴邪心知他这人虽然嘴上没溜,但极重感情,不想走主要是担心他们俩这边的状况。可放着吉林塔内鬼这件事不说,浙江塔方面也还不明朗,他三叔手下能放心大胆用的人不多,胖子留下并不实惠。更何况汪家人现在走投无路,穷凶极恶得要命,自己周围的人最好能摘出去一个就摘出去一个,尽量别蹚这浑水。

他们都是过命的交情了,用不着磨磨唧唧,吴邪就照实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

胖子听完就一咂嘴:“小吴同志,我发现你现在说话很有问题。你胖爷我是那贪生怕死的人吗?”

吴邪一早就知道他要这么说,笑道:“这跟你怕不怕死没关系。我的意思是,你回杭州比留在这里能发挥的作用更大。你之前就跟我们俩走得近,这回突然留下来,这不让敌人起疑嘛?”

胖子杵着脸看他,看了好一会儿就嘟囔:“天真,你丫没给我下暗示吧?”

“你那屏障皮糙肉厚的,我才不废那功夫。”吴邪摸了摸脚边的小满哥,“主要是我想让你回杭州帮我照应着点我家人,汪家人不是一般的敌人,我三叔他们能耐再大,也有顾不上的地方。这可是重要任务,怎么样,我这可把身家性命全交给胖爷您了。”

胖子想了一会儿,最后直起身来长叹一口气:“得,你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要是不答应你倒成我不仗义了。”

“那就先谢过胖爷~”

胖子白了他一眼:“你这几天也别太作了,我听说你三叔给你请了个家教,打算给你补课呢。”

“……补什么课?”吴邪一愣,这倒是没听三叔提过。

胖子眯着眼一笑:“生理与心理健康教育。”

胖子他们走了以后,吴邪就把自己宅在宿舍里,过上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到点吃饭,吃完就写写画画的日子。

他在首席宿舍的院子里一般都是安全的。张起灵不在的时候,就又换成张小蛇看着他。吴邪总觉得有点耽误事儿,张小蛇恐怕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干,结果现在全撂下成了他专职保镖了。小张哥倒是无所谓,说最近提防着汪家人,已经把本家人的任务都停了。张小蛇的任务也都暂时搁置了,这小哨兵在家里孤僻得很,和吴邪正好能做个伴。吴邪和这佤族青年在一块儿也并不感到拘束,反正这小哨兵行踪不定,他们两个之间互不干涉。可要真有事儿找他,他下一秒就能从窗根底下钻出来。

他大脑内部的图景已经完全恢复,他检查过几次发现没问题后,就没再花太多时间在上面。现在重点研究的,是那本不知哪儿冒出来的笔记本。

他之后又回到图景里仔细翻了翻那本子,发现上面记录的所有精神向导,都是按照他遇见的时间顺序排列的,而且越熟悉的人,精神向导特征的描述就越详细。可无论描述怎么变化,有两项参数是每个精神向导描述中都会出现的。

波长和可识别度。

令人头疼的是,这两项参数不是以数字,而是以字母来划分的。波长只有两个划分值——ND和D,可识别度则有ABO三挡。从普遍认知的角度来说,如果是用数字进行级别划分的,那么常用基准差不多都是0。字母的可能性则多太多了,而且以什么基准值作为参照物,也很难确定。

吴邪尝试着从中挑出几个他比较熟悉的人进行比对,可只把名字和参数简单列了一下,就发现没办法再动笔了。

张起灵进门时,他瘫在椅子上一个多钟头了。

吴邪见他回来,无力地笑了一下,本来打算继续瘫着,却察觉到哨兵在连接的彼端耐心地拉拽着他,似乎是有事打算和他说。

“小哥,怎么了?”

张起灵兀自上前,在他头上按了两下。短短几天,这动作他已经形成习惯。吴邪现在虽然从客观角度上来说还能继续正常接收张起灵的信息素,但因为失去嗅觉,心理上产生的空洞是无法弥补的。神经衰弱、偏头痛也许都是心理疾病的衍生,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完全治愈,只好通过按摩解决问题。

“有个人马上就到。”

吴邪正被按得舒服,一听居然有人来这院,愣住了:“谁啊?”

他这句话音未落,就看见院儿里影壁后面绕过来两个人。吴邪揉着脑袋坐起身的功夫,人已经进了门。前面带路的是张海客,他进来时朝张起灵点了一下头,又看了一下吴邪,接着就把身后的人让了进来,自己出了门。

后面那人一上前,吴邪瞬间觉得刚有所好转的头疼又要复发了。

“哑巴。”那人朝张起灵咧嘴笑。

“瞎子。”张大首席面无表情地回道。

这还是吴邪第一次正式和黑眼镜打招呼,上回见面时俩人给对方的印象都有点扭曲,一个是假神经质,另一个是真神经质。不过到现在,对吴邪来说黑眼镜这人在他心里还是有点神经兮兮的——有几个正常人进了屋还戴着墨镜死活不摘的?他脑子里还在想这人不是三叔手下的么,不在杭州帮三叔,跑这干嘛来了,接着忽然就想起来胖子说的那茬“请家教”的事儿,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劈。

“看来小三爷和我挺有缘啊。当初我在格尔木随口一说,没想到还就成真了~”黑眼镜看他脸都绿了,笑得更春风和煦。刚才一直趴在地上的小满哥倒没吴邪那么怂,上去试探性的绕着黑眼镜转了一圈,歪了一下头,又凑过去嗅他。

吴邪也不好继续假装死机,问了一声:“……你就是三叔派来的家教吗?”

“家教说不上,不过目前来说只有我和小三爷你的状况最相近而已,我这趟来也不能呆太久,就直切主题吧。”黑眼镜摊手,“你在墨脱的事儿我都听三爷提了,来之前我还听到点有意思的说法,不知道小三爷想不想听听。”

吴邪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时候还有时间卖关子,一边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黑眼镜看了看还在嗅他裤腿的小满哥,说道:“在这之前我先问个事儿,小三爷以前听三爷提过我吗?”

“没有。三叔手底下的人,除了潘子我熟,其他的都不太清楚。在疗养院应该是第一回见你。”他这问题有点跳跃,问得吴邪一愣,反应过来老实回答他。说完就发现张起灵一直看着自己,顿时有点莫名,“……哪儿有问题吗?”

“嘿嘿,看来你自己还没意识到问题在哪儿。”黑眼镜说,“那小三爷觉得我是哨兵还是向导?”

吴邪听了有些火起:“如果你知道我在墨脱的事情,就该清楚我现在闻不出来信息素了,所以你是哨兵还是向导,我恐怕判断不出来。”

“小三爷别误会,我知道你鼻子闻不见。因为你如果能闻出信息素来,恐怕也不会有最开始那一问了。”黑眼镜翻起自己的衣领,手伸进衣服里,在内袋里翻找着什么东西,“你没对我做你的家教有任何疑问,说明在你的潜意识里,认为我是个向导。”

他从衣服里掏出个东西递给吴邪,吴邪接过来,发现是个标准制的执照夹。打开一看,就发现是黑眼镜的执照,属性一栏分明标着【哨兵】二字,级别是A级。

吴邪把执照还给他,冷笑一声:“看来是我所谓的【潜意识】蒙错了。”

黑眼镜笑嘻嘻地把证件收好,瞟了他一眼:“有意思的就是,你没蒙错。”

“……啊?”

吴邪愕然地看了一眼张起灵,他的哨兵点了点头:“瞎子是伪装成哨兵的向导。觉醒后不足一年,用人工哨兵信息素和一些特殊药物强行改变成了哨兵体质,但后期发生排异,五感回归常人却保留了哨兵的信息素和体质。因为是违规操作,这件事只有我和吴三省知道。”

“所以说人太贪婪就会折寿啊。”黑眼镜毫不在乎地说。

吴邪还没从巨大的信息量中回过神来。

“一般哨兵和向导在我进入房间时,就能从嗅觉上判断出我是哨兵。而如果是失去嗅觉的向导,出于安全考虑会优先使用人的第一感官——视觉,通过观察我的体格来推断我属性是哨兵。”黑眼镜解释道,“而你却没这么干,你几乎没太注意我的外形,而是先驱使你的精神向导接近我。”

小满哥坐在一边,困惑地看着黑眼镜。

“……这解释不了什么。”吴邪皱眉道,“精神向导就像主体的延伸。像我这种向导,在没有嗅觉的情况下,接触陌生人时会本能地伸出触梢去触碰对方。只不过……”

“只不过如果是单纯的精神触梢触碰,不可能判断出对方的属性是什么。”黑眼镜接到。

这倒是。向导的触梢接触目标的屏障后,像雷达发射出的电磁波一样,将信号反射给大脑,在脑中形成信号点,这就是向导精神感知目标时的工作原理。但单纯的触碰只能用来探查数量,至于目标具体是哨兵还是向导,是什么级别上的,不可能通过精神触碰就得出结论。需要哨兵超常的嗅觉进行确认。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黑眼镜说道,“自然是种很公平的力量,一种感官的失常通常会造成另一种感官的加强,用来平衡人的力量。就好像我,虽然视力不好,但耳朵很灵。我听说小三爷是个很依赖精神触梢的人,所以很有可能在你的鼻子失灵后,你体内属于向导的本能强化了对精神触梢的控制,使之可以接收更复杂的信号。据我所知,你能构建复合图景,处理复杂信号并进行细分应该是你的强项。你醒后,精神向导也一直在旁边吧。”

“我醒后1天左右小满哥才重新出现。”吴邪说道,“然后好像就没再消失过。”

黑眼镜摸了摸下巴,笑道:“那说明我的结论可信度很高啊。你的精神向导现在已经取代了你的鼻子,开始工作了~”

吴邪下意识地想反驳他,可突然发现这个结论并无错漏,而且可能相应的解答了他很多疑问。比如小满哥为什么一直不肯回图景里去,为什么突然开始主动接近陌生人,之前也是它发现了坐在会议室里的人不是三叔而是解连环。可它是怎么判断出目标的具体属性的?

狗鼻子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呼吸将气味分子带入鼻腔,后经过鼻腔内嗅觉细胞的转化变成生物信号,发送给大脑,由大脑储存的历史信息,鉴定出气味的性质。

小满哥虽然有动物的外形,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动物,没有【嗅觉细胞】和【大脑】这些生物器官。它经常用嗅闻的动作,可实际上并不会“闻”出任何气味,只是接收目标信号的一种表现形式。

可黑背到底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使它判断出目标的属性的?

有一瞬间吴邪觉得他和黑眼镜精神都失常了,他们现在探讨的完全是教科书上没有教授过的领域。他看向黑眼镜,问道:“你刚才说,我的鼻子失灵后,体内属于向导的本能会强化我的精神触梢,使我能接收到更复杂的信号。【更复杂】是指什么?”

黑眼镜扯了下嘴角:“不知道,也许是一些关于目标屏障的具体描述,比如说敌人的屏障摸起来有多厚啊?是软还是硬啊?”

这话颇有点扯淡的意味,可偏偏在吴邪耳朵中慢慢化为两个词语:

波长和可识别度。

靠。

他立刻回身去找,从几张草稿纸下面翻出他刚写了一半的名字和参数。

------------------------------------------

吴老狗-西藏獚-ND/A

吴三省-狼青-D/A

潘子-草原狼-D/A

胖子-黑熊-D/A

小花-游隼-D/A

秀秀-鼯鼠-D/A

张起灵-东北虎-ND/B

小张哥-猞猁-ND/O

------------------------------------------

他胡乱抓起支笔开始在上面添加文字,力道大得右手发抖。黑眼镜和张起灵似乎都没搞懂他怎么突然这么激动,朝他靠过来。短短几秒钟,纸条上又多出了一列信息。这列信息也是吴邪之前从未向那个方向上思考的信息。

------------------------------------------ 

吴老狗-西藏獚-ND/A-S级向导

吴三省-狼青-D/A-A级哨兵

潘子-草原狼-D/A-A级哨兵

胖子-黑熊-D/A-A级哨兵

小花-游隼-D/A-A级哨兵

秀秀-鼯鼠-D/A-B级向导

张起灵-东北虎-ND/B-S级哨兵

小张哥-猞猁-ND/O-A级向导

------------------------------------------ 

黑眼镜看了一眼吴邪。

“你的说法应该是对的。”吴邪把纸条给他们两个看,“我这次修复图景时在里面发现一本笔记,上面记录着各种我接触过的精神向导的参数,包括波长和可识别度两个项。波长有D和ND之分,可识别度则分成ABO三个等级。我已开始一直没搞懂这两个参数具体指的是什么东西的波长和可识别度,现在看来,恐怕说的是精神屏障。”

黑眼镜看着纸条玩味地说:“你在自己的图景里,把你见过的所有哨兵向导的屏障参数整理在了一起?”

“应该不是我整理的,否则我不可能一直想不通这些参数指的是什么。”吴邪低头看了看正在他脚边扒头的黑背,“是小满哥整理的,这些参数都是它以我为标准来划分的。”

张起灵和黑眼镜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也是这本笔记里所有参数一般人都无法解读的原因,”吴邪解释道,“如果让我来整理一本这样的笔记,我肯定以哨向测评时的标准来划分所有人屏障的强弱。但小满哥不了解哨向测评的标准,对它来说,我是它唯一熟悉的【标准】。所以它对所有人的精神屏障参数进行记录时,都是围绕着我的能力值展开的。屏障的波长分为D和ND,能看得出是两个单词的缩写,一个是肯定一个是否定,我就暂且认为它们说的是【可探测】和【不可探测】,用来判断目标的等级。假设我是A级向导,我探测不到具体波长的屏障一定是S级哨兵向导和A级向导制造的。而屏障的可识别度有三个等级——强中弱,屏障可识别度越高说明屏障的质量越高,越可能是向导,反之则越可能是哨兵。”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一个很简单的排列组合问题。”黑眼镜轻声说。

“没错。”吴邪在另一张纸上奋笔疾书。

------------------------------------------------

ND-A(不可探测的高强度精神屏障):S级向导

ND-B(不可探测的中强度精神屏障):S级哨兵

ND-O(不可探测的低强度精神屏障):A级向导

◆◇◆◇◆◇◆◇◆◇◆◇◆◇◆◇◆◇◆◇◆◇◆◇

D-A(可探测的高强度精神屏障):A级哨兵、B级向导

D-B(可探测的中强度精神屏障):B级哨兵、C级向导、D级向导

D-O(可探测的低强度精神屏障):C级哨兵、D级哨兵

------------------------------------------------

“漂亮。对照着这个标准,只通过触摸对方的精神屏障,就能知道他是什么等级的哨兵或是向导。乍一看像是你的精神向导‘闻’出了对方的属性和级别,实际上却牵扯着一系列数据的比对和组合。这些都是在向导大脑中完成的。”黑眼镜吹了个口哨,“没看出来啊小三爷,我这师傅还没当,你就自己出师了。”

“还多亏了你提醒,”吴邪说道,“要不我恐怕现在还摸不着头脑了,要让我喊你声老师我倒也不吃亏。”

说完他颇有些邀功意味地看向张起灵,心说怎么样,爷是不是帅爆了。张大首席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吴邪的后脑勺。

他们这厢还沉浸在解决问题后畅快淋漓的喜悦中,门却被敲响了。

三人扭头,发现是小张哥。

小张哥的视线在他家族长和吴邪的脸上晃了一圈,无奈的出了口气。

“族长,你和吴向导得赶紧去一区报道,”他说道,“你们俩结合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给上头知道了。”

tbc...

===============================

这章……理论性的好像太多了有点绕,不知道我写明白没有……

先放上这章出现的精神向导:

霍秀秀的精神向导是鼯鼠。又称飞鼠,体长25cm左右,四肢间有飞膜相连,使它能在树木之间无声滑行。鼯鼠常栖息于悬崖峭壁的岩石洞穴,性喜安静,它行动敏捷,善于攀爬和滑翔。外形超级可爱~

鼯鼠的图片:

下面来说说文中部分没解释的地方。

1.ND和D是什么?

D即Detectable可探测的,ND即Non Detectable不可探测的。不是我要玩洋,主要是直接写可探测的/不可探测的就更绕口了,干脆直接上缩写好了。

2.为什么A级向导在列表中属于【不可探测的低强度精神屏障】?

A级向导的精神屏障可识别度之所以低,是相对于S级哨兵和S级向导而言的。而波长方面,由于吴邪现在的等级相当于A级向导,所以在遇到同等级向导时,通常情况下,是无法探测到对方精神屏障的具体波长的。

而对于那些低于他等级的哨兵和向导,按照等级压制的规则,吴邪可以通过读取他们精神屏障的具体波长数值来判断他们的情绪和精神状态,相当于读心术。当然这个技能恐怕也只有他能学会,虽说现在还没完全Get。

ABO这三个等级的精神屏障可识别度,不是说单纯的是A的一定是向导,O的一定是哨兵,而是需要进行横向和纵向的比较的。

小满哥和吴邪的这个列表的划分原则是:

当等级相同时,哨兵屏障的可识别度一定低于向导,因为向导比哨兵更擅长构建精神屏障。

比如,B级向导屏障的可识别度>B级哨兵屏障的可识别度;

当等级不同时,级别低的哨兵/向导屏障的可识别度一定低于级别高的哨兵/向导。

比如,B级哨兵屏障的可识别度>C级向导屏障的可识别度。

其实对于A级以下的哨兵向导,吴邪完全可以不用分得那么清楚,反正都能被他暗示控制。不过细分信息是他的天赋,而且强迫症产物一般以后必有用处。

3.同等级向导能成功暗示对方吗?

理论来说任何一个等级上的向导都可以自由暗示低于他等级、和他等级相同或高于他等级的向导,只不过花的时间不一样,成功率也不一样。A级暗示BCD级的当然用的时间就短,成功率高;A级暗示A级,旗鼓相当,拼的就是耐力,谁先松劲,谁就会被对方暗示成功。A级暗示S级,很有可能就像抓痒痒了……

这章很可能会有BUG,回头再检查一下。好的我知道你们想抽我了,我遁了= =

评论(16)
热度(328)
© 无中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