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yooo

【瓶邪 哨向】349号据点-22

第二十二章:三堂会审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黑眼镜神神叨叨地念了一句:“呦,此地不宜久留,要变天呐。”

吴邪别的没反应过来,这句倒是听见了,皱眉道:“你他娘的该不会又要跑路吧?”

“小三爷你可太逗了,”黑眼镜笑嘻嘻看他,“三爷只说让我来捎个信儿,做做参谋,又没说让我来给您当陪嫁。我就一过路的,不馋和别人家务事。您也别一惊一乍,俗话不是说么,丑媳妇儿早晚要见公婆。你真想跟哑巴一块儿,不也得先三堂会审嘛。”

吴邪被他念得火急,思路直接跑偏:“卧槽,老子哪儿丑了?”

张起灵倒是没在意他俩继续胡扯,对吴邪解释道:“瞎子不能久留。我回来时已经下了命令,今天晚上就关闭所有机场和进山主路。交换来的其他塔的哨兵向导基本都分配了外勤任务派出去了,再过几个小时,留下的就都是张家族人了。”

吴邪挠了挠后脑勺,才有点明白过来他一回吉林塔就不见人影,究竟是去干什么了。

张起灵这招在他来看大有关门打狗的意思,实际上对那些不知情的“伪张家族人”也有故意打草惊蛇的意图。其实若说借调过来的外姓人里没有汪家的棋子恐怕不可能,但这些人因为身份所限本来就接触不到什么重要的信息,可以直接被排除了。最后思来想去也只能在自家人身上做文章。

张起灵是个典型的行动派哨兵,大概也知道汪家人憋不了多久,索性先发制人。命令一下,那些处于潜伏状态的汪家人知道关门封路,大约能猜到内鬼一事已经被张家察觉,怕是也坐不住了,最迟这两天便有行动。

这么想起来,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非要见什么“公婆”,到底是谁泄的密,也太不长眼眉了。

小张哥看他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便出门叫了坐在房顶上的张小蛇,让他带黑眼镜去六区的交通口。这时候应该还有下山的车辆,以黑眼镜的能力,浑水摸鱼溜出去应该不成问题。黑眼镜临走前又嘱咐了吴邪两句,尽了自己当“师傅”的义务:“万事没有绝对,小三爷你这能力虽然用着方便,但也别太过依赖了。向导也是人,是人就会出错,会有盲区。不过盲区要是用好了,也有奇效,就看怎么使了。”

他说完,和两人打了招呼,就跟着张小蛇出门了。

小张哥在一边看着他们拐出院子走远,才拎起手上一袋子:“吴向导也别发愣了,换身衣服走吧。”

塔中的哨兵向导都有上面统一配发的一套衣服,从典礼用的制服到起居穿的T恤,外套内衫裤子鞋袜一应齐全,都是带着个人编号的。小张哥捎来这袋子里的衣服没印编号,估计是从后勤部顺的。虽说是凑合来穿,尺码却挺合身,里面那件黑色的高领衫还正好能挡住脖子上的绷带。穿着完毕,吴邪拽了一下衣服下摆,心里不由得感慨,封建大家族出来的次席就是不一样……活干得这么精细,堪比贴身大丫鬟了……

特种部队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黑,穿上显得精神,还不挑身材,只不过看来看去总觉得没有肩章有点奇怪。说来他现在如果再戴肩章应该用什么军衔呢?等所有事情都完了,得重新测试一下才行。吴邪盯着扣肩章的地方愣神,就觉得脖子后面被人碰了一下,抬眼就发现张起灵正把他抿进去的领子翻出来。

他们两人自从在墨脱结合,又经历了一番折腾,现如今也算是坦诚布公,有些默契了。吴邪朝他弯了一下嘴角,张起灵知道他朝自己笑,虽然依旧一脸的波澜不惊,眼睛里却能看到一点温和的影子。一旁小张大概是看他俩眉来眼去看得不耐烦了,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张大首席才在吴邪背上轻拍了一下。

“走吧。”

由于对建筑的特殊兴趣,吴邪对张家大院的结构还算挺熟悉。

本家的院子内外足有七进,七个大院相互串联,蜿蜒迂回气派十足,第一次来如果没有人领着能直接走到迷路。解放后确定了吉林塔的规制,虽然在大院基础上建了不少塔的设施,但院落规划屋舍布局基本没动,只把七个大院分成七个大区,分属不同的部门。雕梁画栋的古代建筑与许多精简的现代电子设备完美结合,看着荒谬倒是增加了不少趣味。

二到七区吴邪刚来报道的时候都去参观过,都是总军区所谓“交流项目”的内容。之前不觉得什么,现在看来,张家把背后的秘密捂得这么严实,张起灵却答应了上头的条件,把吉林塔展示给外人看,算是非常有魄力的决定了。这意思相当于告诉总军区,你们可以随便看,可就算挖地三尺去找,也不看不见我藏的东西一个边角。

他能这么做,恐怕也是对张家本家的布置极有信心,二到七区的安全级别都是层级递进的,规矩森严。只要你不坏了吉林塔的规矩,没人限制你往哪儿去。但外姓人即使走得再深,也只能到二区的北门,再往里去就只有很少被人提及的一区了。

“一区的这个大门我只远远看过几回,也从来没见它开过。里头到底是什么地方?”吴邪跟在张起灵旁边,问前面带路的小张哥。小满哥小跑在他们中间,大尾巴晃来晃去,一会儿扫到吴邪一会儿扫到张起灵,惬意得就像散步一样。

小张哥现在也算是把他当做自己人了,加上张起灵在旁边,没什么需要顾忌的,基本知无不言:“一区里住的基本都是实打实的张家人了。本家人本来就很少和外姓人接触,平时没见过也算正常。原本整个大院都是本家人的,外家人住在外圈的村子里。建塔之后做了些重新规划,因为本家人数严重缩水,和外家人的人口比重越来越不平衡,本家又离不开外家的支持,索性就把七到二区都给了外家。”

“六个区都给了外家?!”

“外家人多嘛,再说了房产和土地对本家来说都不算什么。吴向导大概听着都觉得荒唐,不过张家的结构就是如此。就算人数比重如此不平衡但还从来没出现过内斗,因为本家与外家是相互利用的。本家掌握着吉林塔的核心需要外家巩固力量,而外家需要本家提供庇护所以负责保护本家。谁都离不开谁。”

吴邪听着有些别扭:“……我以为你们张家可能会更‘家族’一点。”浙江塔也算是半个家族塔系统,虽然爷爷去世以后,三叔和家里几个表叔公关系都比较疏远,但逢年过节倒也会上门问候,没有张家这边听着这么功利化的。

小张哥听了就笑:“人少的时候,那才叫家族。人一多了,琢磨事儿的人就变多了,心思也就多了,拢不住。不过话说回来,一区其实也没什么好的,你看我们族长都不乐意住里。里面房子离宗室祠堂特别近,噫~可渗人了,搞不好晚上都能看见老祖宗回来串门呢。”

吴邪知道他这是在岔开话题,也不好再追着再问,干脆就坡下驴换了个问题:“我们俩结合这事儿到底是谁捅上去的?”

“这事情也不算难猜。政治部那帮老家伙都是老间谍出身了,打听消息的能耐一流,本来也没期望着能瞒太久。没打报告纯属是为了不让总军区知道后来添乱而已,”小张哥说道,“我估么着啊,咱们回来那天一区这边就有人得着信儿了。吴向导莫怪,我们族长光棍打太久了,政治部这帮人天天就跟脑袋上插根天线似的,一有向导接近他,这帮人就开始闹腾。”

“你们这政治部管的也太宽了……咋还管首席婚嫁的……”

“嘿嘿,吴向导大概不知道,吉林塔政治部跟你们其他的塔不太一样。”小张哥偷瞄了一眼张起灵,见首席大人没有要插话的意思便继续说,“就我所知,其他塔的政治部有一半成员是总军区特派的军官,另一半是本塔的高层,负责的是地方塔和总军区方面的协调。可在吉林塔政治部,总军区是插不上手的。吉林塔政治部的前身,算是张家的【议会】,说白了就是个长老团,里面都是张家老一辈里德高望重的人,这帮人从来不对总军区负责,只对吉林塔负责,任务是监督吉林塔首席有没有好好履行作为族长的职责。当然像吴向导你说的,婚嫁结合一类的私事在我们这也是首席的职责之一。和什么样的向导结合,关系到吉林塔的安危,政治部肯定也得上点心。”

听他这么说,吴邪忍不住脑补出来一大堆张起灵天天被长辈逼着去相亲的画面,刚想偷笑就发现旁边张大上校正盯着他看,赶紧把嘴巴抿紧。后来想想,小张哥那话分明说的就是他俩现在的尴尬处境,自己当时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心理素质和之前比也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说话间的功夫三个人已经到了二区最北段,拐进一条走道,就能看见尽头那扇铁门。门前有两个哨兵把守,脸板得像石头一样,身上都配着武器,两只成年东北虎卧在旁边,虽然姿态非常放松,但威慑力十足。见他们三个人走近,其中一个哨兵上前行礼,不是军队中常见的礼节,而是吴邪在张起灵的记忆中见过的那种奇怪的拱手礼。这边小张哥也照样回礼,之后便让到一边让张起灵上前。哨兵见是首席本人,又行了一遍礼。这动作在吴邪看来谦恭大气有几分江湖意味,也足见在张家,虽说内外有别,阶级概念根深蒂固,但对首席和次席的态度却是一致的。

“浙江塔吴邪,B级向导。”张起灵指了指身边的人,“跟我来的。”

哨兵看了看吴邪,向他靠近了一点,似乎想通过信息素进行确认。小满哥鸡贼得很,见状立即保护性地贴在他腿边,耳朵和尾巴也垂了下来,俨然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姿态。吴邪本以为守门的哨兵会要求他命令小满哥退下,但没想到对方却没再接近,只半是疑惑半是畏惧地看了一眼张起灵,似乎有些为难,最后还是悻悻地退回原处,转身开门放他们通过。

三人鱼贯而入。听见铁门在身后关闭的声音,小张哥才开口道:“一区平时是不让带武器进的,刚才守门的哨兵也只是想确认一下,吴向导不必太紧张。”

吴邪刚想说自己其实没太紧张,就发现他话里有话——这话说的对象虽然是他,实际上倒像是说给旁边的张起灵听的。他侧头去看哨兵,这才意识到刚才暗中吓退那守门哨兵的可能是张大首席的信息素。

“我没事儿。”吴邪回了小张哥一句,一边伸手握了下张起灵的手腕。这一握力道很轻,安抚的意味却传达到了,张起灵抬眼看向他时,吴邪便松开了手。

墨脱那件事之后,张起灵对他的保护欲高到什么程度,吴邪心里很清楚。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之前为了这哨兵上刀山下火海地闹腾,如今把这凉石头捂热乎了,有种终于熬出来的感觉。不过都是大老爷们,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床单都滚过一来回了,有事没事再回过头来计较这些多少有点矫情,他也没再挑明了和张起灵谈。

反正连接已成,再断无期,有些话心意相通足矣,就可不必说破了。

相比于其他几区,一区占地面积太有限了,虽然整体也分三进,但总觉得空间有些局促。院子里最大的一块区域还给了祠堂,余下住房的建筑风格与装饰都和其他几区没有差别,放在祠堂周围,就跟摆设似的。也不知道张家本家人口凋零严重到什么程度了,放眼望去,院子里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看着完全不像本家人的住处。

吴邪左顾右盼,发现再往里走就是高墙,外头便是山林,还在想小张哥还要领路领到哪儿去,就发现他直接进了祠堂大门,有点傻眼。

小张哥一进门就直奔祭品台子上的香炉,他把双指探到香炉底部上去,来回来去摸了一会儿,只听咔嚓一声,似乎是按了什么机关下去。整个祠堂忽然震动了一下,就见西面放着蜡烛的一排架子向旁边滑开一点,竟然露出了一面白墙。

吴邪跟着小张哥和张起灵走过去,发现那块区域不是面墙壁,而是扇暗门。暗门虽然被漆成白色,但质地是金属的,而且看上去非常沉重。
小张哥上前,把袖子往上撸起一点,往那门的液晶面板上一按,皮下植入的类似于纳米芯片的东西瞬间完成扫描,哔地一响,那厚重的大门便自己弹开了。

吴邪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走进门去才发现自己惊讶得太早了。

自大门向下是一条绵长的楼梯,灯带在两旁导航,光线刚好够看清台阶。楼梯盘旋向下,似乎直入地底。

这回换成张起灵在前面带路,小张哥跟在吴邪后头,发现他还处于震惊的状态,笑了笑:“张家虽说是个老派家族,但也是需要与时俱进的嘛。”

“别的倒是没什么,不过这地道看起来可有些年头了……是什么年代挖的?”

“这地道算是后期改建的吧,解放前是个防核工事,里面都是弹药库一类的,另外有两个出口通到外头老林子里,一般人基本找不到。”小张哥指了指周围的照明,“整个地下掩体都是靠独立发电机带动的,有一定的粮食储备,外头就算山崩了,住在这下面的本家人也能丝毫不受影响。”

怪不得他从来没见过北门打开过,这么来看,张家本家人完全就是过着一种不需要和其他几个区产生任何交集的清净生活。

楼梯向下延伸一段,就趋于平缓,光线渐亮空间也逐渐开阔了起来,好像走进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停车场。不断有岔口出现在这条主干道的两边,引向不同的方向,墙上挂着些写着【左100米 档案室】【右90米 靶场】【右120米 配电室】一类的路标牌子,偶尔有几个的张家人和他们擦身而过,大多也只是点头示意,便不再多说一句就走开了。

吴邪看着这结构精良的地下通道,突然有点能理解总军区对吉林塔的忌惮来自于何处了。单说这地下走廊,一般地方塔绝对没有足够的人力财力来兴建这些工事,更何况还有地面上那一大片区域放在那。吉林塔的底子,恐怕早已不能以地方塔的标准来衡量了。这样一个坐拥军事堡垒的家族,又全族上下都是高级哨兵向导,如果有心介入争夺政权的斗争中怕是没人能把它怎么样。

他们就沿着主干道路走了将近五分钟,终于看到走廊尽头的一扇双开大门。按规格,墙里应该布置着防哨兵窃听的白噪音装置,张起灵的哨兵听力是派不上用场,只好由小张哥贴着门板听了听,一会儿他低声念叨道:“听不真切,不过看意思阵仗不小,好像那三位都在呢。”

“哪三位?”

“组成政治部的,是张家目前最有威望的三个人。”张起灵开口道,“原本三个人都应该是从本家人里挑,近些年因为很多复杂的原因,变成了两个本家人加上一个张家外家人的模式,使权力得到制衡。”

“自家人也搞这套……万恶的旧社会封建大家族……”吴邪嘟囔道。

“我看吴向导这精神向导既然收不回去,最好还是留在外头,这帮人都比较传统,对外姓人很有成见,别让他们挑着你的不是。”小张哥提醒道,他话音刚落,小满哥已经绕过吴邪,老老实实地在门口坐下,镇定自若,颇有大将风范。

“……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吴邪听到屋里谈话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嘀咕道。

“嗯……问多少就答多少,也别展开太多,你鼻子闻不见的事儿最好先别提了。”

这哪儿是见‘公婆’啊?简直就是接受军事审讯。吴邪心里帮自己吐了一百个槽,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他本来以为事到临头,脑子里肯定会乱作一团,可真到这时候反而是一片空白,想来自己这几个月什么都见识过了,潜意识估计已经豁出去了。

小张哥上前敲门,而后直接推门带他们走进去。

这房间一看就是个大会议室,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堪比电视剧里常出现的那种抗战时期的旧式军事指挥部。房间两边都是些黑色的铁架子,上面摆放着不少档案袋子和成卷的工程图。里侧布置着一张颇为厚实的方桌。桌旁坐了三个中年人,背后各站着名士兵,看体格应该是做副手的哨兵。这帮张家人气势逼人,吴邪犹豫了半天,不好偷偷摸摸伸出触梢去试探,乖乖跟着张起灵走到桌前。

坐在正中央的那人见张起灵进来,笑了一声:“族长这是终于想着要回家了啊。”

这话里话外都有点兴师问罪的调调,让吴邪有些皱眉。这三个元老,虽然面子上都过去的去,可一看便对张起灵这年轻的族长并不重视,平日里恐怕少不了阴阳怪气地挤兑他。奈何张起灵这人,无论你怎么揉搓他,他都是那副臭脸,天王老子也不给一点面子。听完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屋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

小张哥是处理惯了这种事情的主,一看张起灵不说话,就自觉上前行礼:“五叔也别怪族长拖延,墨脱的报告我昨天就打上来了,具体怎么个情况您也知道,很复杂牵涉范围又太广。总得把事情圆好了,我们才能回来交差嘛。”

那五叔左手边的中年人冷笑:“你也别替首席圆谎,墨脱的事情确实复杂了点,但究竟因为什么事情拖延,我们都清楚得很。”

说罢那人看向吴邪:“这位就是浙江塔的吴邪吴向导吧?”

吴邪见矛头这么快就指向自己,心里有点郁闷。不过兴许是受旁边大小张二人气势的影响,他没上赶着行礼,腰杆子直了直,只礼貌地笑了笑点头:“正是晚辈。”

“我特意让隆升调了你的档案来,”张家五叔看了看他左手边的中年人,又看向吴邪,眼神里非常冷淡,说道,“浙江塔吴狗爷的名头我是有所耳闻,你三叔吴三省也是个厉害角色。只可惜看吴向导在浙江塔成绩,区区B级还真不像是吴家出来的向导。不知吴向导为什么放着浙江塔的好日子不过,非要追着我们首席跑到墨脱去?”

这话听着就非常没道理,吴邪说到底也算是被张家和汪家内斗波及的,中间还被汪家人强行绑走,虽然恢复记忆后确实放弃了回杭州的机会,但都是为了张起灵,和张家没什么关系。现在这么一听,被绑走那段居然被放下不提了,倒是揪着他后来追去墨脱的事情不放,像是他前前后后做的一切,都对吉林塔别有所图一样。

吴邪想起胖子之前和他说的,他被汪家抓走时用的是中央的调令,估计不能作为汪家绑他的证据,只好略过不说。至于在墨脱发生的一切,他心知和这帮人绕弯子没有用,干脆照实回答:“墨脱那件事之前,我和张起灵是已经浅层结合的搭档,他随时有结合热病发可能,我肯定不能丢下他自己回杭州去。”

那叫张隆升的中年人听完又冷哼一声:“笑话,你一个B级向导,波长怎么可能和我们张家的首席吻合。这中间究竟是借用了什么手段,谁能搞得清楚?”

卧槽,汪家的屎盆子居然都扣到老子头上了?吴邪有点沉不住气,刚想出言反驳,张起灵却出声了。

“当初和吴邪结合确实是因为情况紧急,但结合之后我发现波长确实相符,说明他的级别不只是B级。”张大上校声音听不出任何愤怒的情绪,但也丝毫没有卑躬屈膝的意思,“如果三位已经看过小张的报告,就应该知道此时最要紧的事情,不是弹劾我和吴邪结合的问题,而是要先找到张家内部的暗桩。”

张起灵这反咬一口大快人心,连小张哥在旁边都忍不住窃笑。那三个中年人大概是从来没见过张起灵主动出言反驳,一时间有点回不过味儿来。

张隆升先反应过来,皱眉道:“首席的意思是放着这外姓人不管,反而来筛查咱们自家人。难不成是信不过我们外家?”

“看来是我报告里没写明白,让隆升叔误会了。”小张哥立即假笑着回答,“之前搞交换项目的时候,也有报告说是外家的队伍里出了钩子的,因为证据不足,没好向上报。但这回在墨脱接连发现了不少汪家的人,族长上山的时候,就是咱们自家人漏了消息,才让汪家人有机可乘。如果当时不是吴向导舍命相护,恐怕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和族长后来琢磨了半天,估么着这些暗桩只有埋伏在足够靠近咱们家的地方,才能确保对咱们的一举一动那么清楚。这才决定先从家族内下手,尽早查清了大家也能心安不是。”

那叫张隆升的中年人还不服气,旁边的五叔便抬手拦住他话头:“我们接到消息以后也对汪家做过调查,资料寥寥无几。不过首席说的也在理,且不说这个汪姓家族是否真的存在,张家出了内奸却是真事。不知道首席有什么想法?”

张起灵点头:“我已经下令外派所有外姓士兵,一小时后关闭所有大门,逐一到自己登记的区域进行审核。汪家人虽然能靠易容混迹在张家内部,却无法改变精神向导的外形。很快就会有眉目。”

五叔和右手的中年人还算认可他这命令,张隆升却笑着开口道:“我得替外家族人说一句。首席既然已经外派了所有外姓人,下命令在家族内展开调查,就应该一视同仁。你们二位都觉得这位吴向导没问题,万一这位吴向导真不只B级水准,用暗示使绊子怎么办。谨慎起见,不如让他接受波长扫描测试,反正资料库里也有首席的波长数据,对比起来不难。如果机器测出来的结果确实吻合,我也相信咱首席的眼光,绝不再纠缠吴向导的动机。”

这人一开始就盯上了吴邪,显然对张起灵找了他这个外姓向导结合非常不满,虽然在情理之中,但却总觉得有点突兀。吴邪脑子转得飞快,刚忍不住要伸出触梢去,张家的五爷就点了点头。

“隆升说的没错。更何况吴向导能力平平,做你的结合向导肯定无法服众,我也不能接受把吉林塔首席向导的位置给外姓人的决定,从来没这种先例。可如果你们两人的相容度确实很高,这事情还有点商量的余地。”

小张哥扫了一眼张起灵,心知他家领导不可能再放任吴邪落单,想要说话。张隆升就插了上来:“让步已经够大了,放在以往二话不说都应该直接准备断开连接的事宜,这先例本就不该开,如果往后都像首席一样那还怎么管理。麻烦首席也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一下,不要让我们三个不好做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巧言诡辩就真显得可疑了。吴邪倒不怕参加测试,虽然之前从没用机器验证过,但他和张起灵的相容度高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真要考他他也不在乎。他在连接上拽了一下张起灵,哨兵扭头看他,他只点了点头:“小哥相信我不?”

“我说过,你是我的向导。”言外之意便是相信,而且即使测试结果不尽如人意,也不会轻易放弃他。

吴邪心中一定,看向那张五爷:“既然如此,那我就接受测试。如果测试结果相容度高,希望各位长辈能重新考虑我们两个结合的事情。”

“好。”张隆升在一旁笑道,叫了他身后的哨兵,“海婴。”

“叔。”

“带吴向导去3号靶场的实验室吧。这下面道路繁多,吴向导可好好跟着,别把自己给整丢了。”

那女哨兵走过来,朝吴邪做了个请的手势。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和小张哥,低头随她出去。

一出会议室,吴邪一身轻松,刚才一直压在头顶的烦躁感也不见了。那叫张海婴的姑娘走在他旁边,浑身绷紧,死气沉沉,似乎一句话都懒得和他说。走廊中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两人一路拐进写着【3号靶场】标牌的岔路口,向深处走去。

“听姑娘的名字,似乎和张海客是一个辈分上的?”吴邪忽然开口搭讪道,“也是外家人?”

张海婴瞪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吴邪笑了笑:“张姑娘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她依旧不回答,但和吴邪的距离却是越缩越近。

“看张姑娘这么内向,不知道平时看不看书?”吴邪继续旁若无人地和她聊天,“我看书速度就特别快,之前住院的时候,有个经常来探病的姑娘老拿我开玩笑,说我看书的速度跟把书吃了似的。不过她可能不知道,她带来那些书我几乎都没怎么看,让她借我书不过是骗她的。”

说时迟那时快,吴邪就觉得身后劲风突起,张海婴手上已经多出一把短刀,挥手直刺他后脑。

可惜她注意力全在吴邪身上,完全没看见一直悄悄跟在他们身后,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小满哥。

黑狗瞬间直扑张海婴拿着刀的手臂,这姑娘不愧是受过训练的,肩膀上立刻冒出一团深灰色的毛球,迎向小满哥。

奈何两只精神向导体型太过悬殊,角度不好距离又太近,那毛球还没来得及扑咬小满哥,就被大黑狗叼住了脖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张海婴惊叫着闪到一旁,她的命此时就被咬在小满哥两排尖牙之间,说什么也顾不上吴邪了。

小满哥叼着那毛球,一步步退到吴邪身前。向导摸了摸还缠着绷带的脖子,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冷了下来。

“我家里也有人在用易容术,所以我对这手法还有点印象。人皮面具方便是方便,可惜只能用一次,头一次用的人还不能在熟人面前用,容易露出破绽。因为即使脸上的特征完全被硅胶遮盖,但有一个地方也会露出破绽。”

吴邪点了点眼睛:“就是眼神。”

张海婴死死盯着叼住她精神向导的小满哥,毕竟还是太年轻,她脸上努力保持的镇定已经开始崩溃。

“我进门时就认出你了,只是没想到咱们俩再打照面会变成这样。”吴邪冷声道,“汪小媛。”

tbc...

=============================

鉴于检测相容度的这个测试已经没机会出场了,我略解释两句这是个什么原理的测试。

首先关于相容度,也就是适配度。官设非常模糊,所以以下还是算作私设比较好。谈到哨向相容度基本都是比较意识流的描述,类似【命中注定】的设定,相不相容只有两个当事人说的算。

但还有一些例子,比如向导在失去哨兵后还能再和其他哨兵结合(虽说比较少);比如哨兵狂化时,为了保命无差别标记离自己最近的向导的行为;比如由于血缘关系影响,兄弟姐妹之间虽然在伦理上不适合结合,但也存在相容性。

这些例子都说明哨向的适配性不是绝对的,会受到环境、感情、血缘、生理需求的影响,根据具体能力,适配度也能分出三六九等。类似【命中注定】这种相容性极其高的搭配,一辈子可能只有那么一个,但稍差点的组合也有很多。

适配度影响的是哨向配合的默契度。这放在和平时期的普通塔里,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混过去了,毕竟结合是人家俩人的事情,当事人高兴就好了,有感情基础说不定配合得更好。

但在吉林塔这种资源很紧张的地方,就不一样了。对相容度的要求没有【很好】只有【更好】,所以张家的搭档都没有感情基础,一切为了任务(和繁衍)。既然对相容度要求这么严格,光凭感觉就不靠谱了,就只能依赖机器来尽量缩小误差。

相容度测试的是什么?其实就是测试脑波重合度。向导与哨兵协作时是以精神连接作为平台的,如果一个人脑波活跃,另一个脑波滞后,就会影响到精神链接的工作效率。

测试脑波时,会给哨兵和向导佩戴扫描脑波的仪器,并进行同一段模拟训练,情景可能是模拟潜伏任务或者刺杀任务。中间不定时出现视觉刺激(比如说突然有敌人出现或者突然有易燃物爆炸),机器记录下来每个大脑受到刺激瞬间的波频峰值,连接成曲线。测试结束后,将哨兵和向导的脑波曲线进行对比,吻合度越高,说明在应对同一视觉刺激时两人的大脑活跃度越接近,越默契。

最近总更新得比较迟,当初还想在元旦前写完,结果2015年的最后也没完结,还差着几章π_π

这里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24)
热度(352)
© 无中生 | Powered by LOFTER